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与培训 >> 高校信息 >> 正文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专题

新闻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1-04-28   点击数:
  •  华诞百年逢盛世 核工才子忆春晖

                                     以“核”为贵

                           ——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前世今生

        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工物系)可谓桃李满天下,是我国培养核工业人才的摇篮,55年来培养了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7000多人。如今,清华工物系的历届学子们已经成长为核科技和其他学科的著名专家、领导干部、国防科技战线上的将军,更有一大批在核工业等战线上无私奉献、成绩卓著的无名英雄。

      时值清华百年华诞,在这喜庆的时刻,让我们翻开历史的画卷,共同追忆工物系成立之初的点点滴滴,回顾那些值得铭记的时刻。

    带着“核”字的准生证

      1955年1月14日,是工物系历史上的原点。那一天,周总理同著名科学家李四光、钱三强谈话,询问了我国核科学研究情况。第二天,毛主席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听取了李四光、刘杰、钱三强的汇报,会议研究了我国发展原子能事业问题,制定了中国要发展核工业的战略决策。

      中共中央做出发展核工业的决定后,周总理亲自组织实施。鉴于我国急需培养大批的原子能方面的科技人才,中央采取了以下措施:

    (1)由刘杰、张劲夫、钱三强、黄松龄、李元相、唐宗愚、蒋南翔、江隆基等组成领导小组,以加强对培养原子能事业技术人才工作的领导。

    (2)蒋南翔和钱三强负责在苏联和东欧的中国留学生中挑选与核事业相近专业的学生,学习核科学和核工程专业。

    (3)1955年9月,高教部组织了一个以蒋南翔为团长,成员包括周培源、钱伟长与胡济民的访苏代表团,了解苏联有关核专业及其他尖端专业的办学情况。

        蒋南翔等访问回国后,提出清华要办工程物理系等10个新专业,并给高教部打了报告。这一倡议虽然遭到当时高教部的苏联专业顾问的反对,但最终在党中央的支持下获批准。何东昌在清华筹建新专业。筹建阶段,不仅配备了主要干部和教师,而且有了4个年级学生:1955年秋,从电机、机械、动能等系抽调部分二、三年级的优才生各43名和50名组成物八班(53级)、物九一班、物九二班(54级),这93名学生成为待成立的工程物理系的首批高班学生;1955、1956年,在机械系的名义下,在全国直接招收工程物理专业的新生(55级、56级)536人。1956年10月27日,经清华校务委员会通过,工程物理系正式成立,何东昌任首届系主任。

    “核”心“核”力成果斐然

      1958年,清华大学决定建造一座2兆瓦游泳池式实验核反应堆。设计工作是在吕应中等教师领导下,由工物系及部分外系广大学生参加完成的,人员的平均年龄仅23岁半。反应堆于1964年10月1日达到临界,它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首批反应堆之一。同时,还建成了一座零功率反应堆及相应的堆物理实验室,之后陆续建立了与核技术有关的化学化工、材料、热工、核探测器制造等一系列实验室,从而形成一个较完整的核科学技术基地,即现在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的前身。此外,科研也取得开创性成果,在铀同位素离心分离技术方面取得了突破,为日后离心分离法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1956到1966年间,工物系培养累计培养本科毕业生2038人,研究生23人。从建系开始,工物系就确立了理工结合的培养模式,“又红又专”的方向。学生们普遍数理基础深厚,并接受了工科的学习和训练。“文革”前培养的学生具有基础好、独立工作能力强、事业心强的特点,他们为“建设祖国原子能事业的春天”而刻苦学习和工作,许多已成为我国核科学技术和工程部门的各级骨干,为我国的“两弹一艇”、核能核电、核技术应用等作出了重大贡献。

        进入市场经济以后,为适应对核科技高层次人才的迫切需求,工物系与中核集团和中物院分别签订了培养定向生的10年和6年合同,走出了一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重点高校为国防重点单位和国家重要科技部门批量培养和输送高质量人才的路子。

      历年来,工物系在科研方面取得多项重大进展。此外,在八五重点攻关项目“大型集装箱检测系统” 实施了成果转化及产业化,批量装备我国主要海关口岸,成为我国反走私的先进设备和手段。2003年,“加速器辐射源移动式集装箱检查系统的研制及产业化”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同时,建成了世界高校中首个稳定同位素离心分离级联实验装置, 建成了国内首台球形托卡马克实验装置。

      如今,清华大学工物系在学科、科研、队伍以及国际合作等方面的办学优势正在逐步形成与凸显,其“核技术及应用”、“核能科学与工程”、“核燃料循环与材料”、“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4个学科被教育部评为全国重点学科,“核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全国评估排名第一,并被评为首届全国一级学科重点学科。今后,清华工物系将秉承传统,再创辉煌,为我国的核科技发展输送更多的人才。(据相关资料整理)

                                      五十年后话当年

        1956年,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列入全国招生大纲,我有幸成为首届统招新生。为了保证学生质量,当时采用推荐加考试的办法。记得临近高中毕业时,上海中学的老师找我谈话,说学校推荐你报考清华工物系、北大技术物理系和哈军工。我选了清华为第一志愿,最终如愿以偿。录取报到后,知道系里已经有学哥学姐了,他们都是从本校和北航等重点学校选拔来的。当时没有系馆,他们在化学馆四楼上专业课。而到我们上专业课时,紫红色的系馆已经安排好课桌和实验室。我们看着工物系壮大、发展,月月变、年年长……叫我们怎么不欢欣呐!

      生活充满着兴奋自豪,学习却是十分紧张的。因为工物系兼有理工科性质,老师从画法几何讲到贝塞尔函数,我们从金属工艺学学到量子力学。每周有36节大课,怪不得学哥学姐们中因神经衰弱休学的屡有发生。“兴奋自豪”渐渐变成“发奋图强”。使我最难忘的是当年的“占位子”风,早早地就有人把书包放在前排座位上,那时大课在阶梯教室上,人很多。为了靠近老师,便于听讲,每个人都希望占上头三排;星期天则是占图书馆的位子。当时不必说我们外地生,就是北京学生也很少回家。我进清华3年未回一次家,6年未去一次大栅栏。当时进城一般是参加国庆游行等活动,都是同去同回,其它时间更没有这个闲心了。6年的熏陶养成了我善思好学、奋进不息的好习惯。清华“严谨、勤奋、求实、创新”的好学风是学校、老师给我的无价之宝,也是培育我们“事业高于一切、责任重于一切、严细融入一切、进取成就一切”的核工业精神的思想基础。

      学习是紧张的,但清华园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学校非常注重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当年的业余活动如今还历历在目:晚间,北大的文怀沙教授给我们讲“诗歌赏析”;周末能看到名剧名乐演出,如北京人艺演出的《日出》、《悭吝人》,袁世海演出的《将相和》,李德伦指挥的交响乐,还组织过去五道口剧场看梅兰芳演出的《穆桂英挂帅》。我还是清华摄影社成员,当过清华广播台和新清华的记者,想不到这竟为我日后进军人文科学打下了良好的底子。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们这一届学子的幸运,还在于党和人民为我们营造了事业的大舞台。上世纪60年代初,祖国原子能事业大展宏图,核基地掀起建设高潮,当年领导核工业建设的二机部的各级领导,对清华学子视若珍宝,关怀备至。我们太幸运了,从清华的摇篮到核工业宝塔,我们真成了一代骄子,叫我们怎能不为祖国的事业拼上三条命工作呢?

      假如有人要追问我:“当时有何不足?”我会说:“严谨有余,放开不够;遵循有余,创新不足。”如有来世,我一定会再到工物系念书,那时我定会更加放开、更加洒脱、更加追求新奇,让头脑的风暴裂变出更大的能量,就像原子能一样。(作者郑庆云,系清华大学工物系56级,中核集团科技委原副主任)

                                  牵手十五年

                       ——中核集团与清华大学合作培养定向生背后的故事

        中核集团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合作培养定向生已走过了15个年头。回想当年,一项具有创新意义的决定,不但帮助成就了今日中核人才济济的局面,而且开创了一条重点高校采用定向培养方式为国防重点单位、国家重要行业稳定批量培养核专业高层次人才的新模式。

      20世纪80年代后,核工业单位经历了一场人才荒。由于大都地处偏远西部、核科技人员待遇长期偏低,以及核科技专业艰深狭窄等原因,在市场经济冲击下,许多单位面临着人才流失严重、一流高校毕业生补充不足的双重困境,出现了骨干人才青黄不接的严重局面。另一方面,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清华等重点高校毕业生就业的热点是出国、三资企业,以及电子、计算机等信息行业。这些单位基本都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相比之下,条件艰苦的核科技单位很难有吸引力和竞争力。

      据统计,1995年至1999年的5年时间内,中核集团地处中西部的几十个核科技单位没有招收到1名清华大学毕业生;地处上海等东部地区的5个研究院只招收到2人;地处北京的我国最大的原子能研究基地——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只招收到4人;中科院下属的3个核科技研究所北京高能所、上海核子所、兰州近物所没有招到1人;我国最重要的国防核科技单位只招收到5人。此外,90年代末中物院硕士以上科技人员仅占科技人员总数的5%,而同期美国这一数字为70%。严峻的事实表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按照双向选择、市场配置的方式,难以保证核科技工业类的单位招收到一流毕业生。

      这个问题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朱镕基总理为此专门做了批示,促请教育部、科工委解决。但如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吸引清华这样一流院校的毕业生,是一个棘手的新挑战。

      面对此情此景,中核集团前身中核总与清华大学工物系开始接触商量对策,最终确立了“为国防核科技工业单位定向培养本科以上骨干人才”的全新的定向培养人才模式。也就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用市场经济的手段,采用协议方式,用法律来规范定向单位、定向生和培养单位(清华大学)的权力和义务。

      1996年,清华大学与中核总签订了培养定向生的协议,连续10年,每年招收定向生60人。2005年,清华大学与中核集团续签了为期5年的定向生培养协议,根据协议,到2010年清华大学为中核集团培养输送定向生900人。今年4月1日,中核集团又与清华大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就核专业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相关事宜达成了共识,并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人才培养基地”揭牌。

      定向生培养模式为国防核事业单位稳定批量地培养输送了人才,扭转了90年代以来很少有清华毕业生去国防核科技单位工作的局面:2000至2004年间,43名清华毕业生到西部中核集团下属单位工作,40人到中东部5个核研究院工作,38人到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工作,44人到中物院工作,27人到中科院3个研究所工作,21人到国防和科技单位工作。

      虽然这些毕业生工作时间并不很长,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发挥科研骨干作用,许多人走上关键科研和管理岗位,并获得各种奖励。其中,首届毕业生80%以上有获奖经历。

      一项创新举措,既保证了为我国核工业战线源源不断地输送高精尖的人才,也开启了人才培养的新思路,为在新时期实现集团“人才强企”的战略方针提供了借鉴。(中核集团人力资源部供稿)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1页 共1页